多伦多大学城市战略专家:上海将成为全球“未来之都”

  • 时间:
  • 浏览:108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上海,全球人口最稠密的大都市之一,正在以令人窒息的速度发展。但得益于数十年的规划,上海正走向全球未来之都的路上。本文作者Joe Berridge,城市战略合伙人,多伦多大学任教,Munk全球事务和公共政策学院高级研究员,此文摘自他的新书《完美城市》。原文标题是:Welcome to Shanghai, the capital of the future

  

  上海占据着长江三角洲关键的地缘政治位置,历史上大部分时间都是跟世界其他地方接触最多的中国城市。2000年来,中国一直是地球上人口最多最繁荣的国家。只是到了18、19世纪欧洲、美国和日本才挑战了它的霸主地位。但中国的体量和地缘所体现的逻辑正在积极地重新为自己发声。

  “一带一路”就是中国新的地缘政治经济战略的体现。一带就是重新复原的丝绸之路,其中在中国内部的大部分路线都沿着长江走。“一带”被再造为一条从上海贯穿中国内陆与欧亚大陆,以及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高铁线。“一路”由中国东部沿海的大城市串起来的海路网络组成,主要集中在北京/天津、上海、以及香港。

  就像中国的非凡历史一样,一带一路在上海交汇。

  当今世界领先的城市伦敦和纽约,有着跟上海一样的根本性地理逻辑。其安全港容易开展全球贸易,泰晤士河与哈德逊河为进入庞大的内陆提供了一条便捷路线。尽管交通模式和技术发生了种种变化,但地方是不会变的,这就是上海会成为未来之都的原因。世界的经济重心正在稳步地回归到它的起点。

  上海目前拥有2400万人口,几乎与其他两座全球城市的领导者相当,预计到2050年将增长到3500万至4500万人口,而周边的长江三角洲地区人口将飙升至约2亿人。自1980年代人口还不到现在一半以来,这种非同寻常的增长率就一直保持。上海有何特别之处呢?为什么它是地球不懈地城市化的一个如此显著的例子?为什么很少(如果有的话)城市能够如此高效地应对这样迅猛的城市扩张?

  上海的未来规划始于1980年代末,有着城市史上无与伦比的愿景和效能。跟它最接近的可能是Georges-Eugène Haussmann在19世纪中叶对巴黎的重塑,但过去30年上海的城市改造相比,即便是那段不朽且迅猛的城市转型期也相形见绌。Robert Moses所有对纽约妄自尊大的愿景甚至都排不上号。

  上海决定彻底重组它的机器。只用看一个统计数据:上海地铁有12条线路,这是目前世界上范围最广的地铁网络,但它的第一条线路的开通时间只是1993年。有四条新线在建,还有五条原有线路在扩建。中国以外没有一座城市可以跟如此全面的交通扩张匹敌,而这只是重建的一个方面。上海提供了世界上规模最大,增长最快的城市人口之一,其生活质量和广泛的基础设施是其他任何大都市所无法比拟的。而这一切都是在不到三十年的时间里完成的。

  上海人口以每年70万至80万的速度在增长。多伦多是欧洲及北美地区发展最快的城市,每年的认可增量仅为10万至12.5万。伦敦和纽约的增速更是慢得多。如果目前的趋势延续下去的话,到2025年中国将有10亿人生活在城市内。就在在这短短几年的时间,该国新增的城市人口规模将比美国现有人口还要多。这些新市民将是来自中国内陆的移民,其中大多数将居住在全国23个人口超过500万的城市之一,这里面还有8座人口将超过1000万。而上海将是最大的一座城市。

  世界历史上从未有过如此规模的城市化。世界上所有的大城市都在努力应对增长,而且总的来说,他们都不知道怎么为如此数量的新移民提供还算过得去的都市生活品质。然而,在一个跟完美还差得远的行当里,上海提供了也许是能行得通的大规模城市规划的最佳范例。

  上海不同于中国近期大部分的城市发展。该国刚开始几十年的城市化进程并不十分成功。大量的Robert Moses(译者注:纽约城市规划师,倡导推倒重来),Jane Jacobs(译者注:《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作者,倡导城市多样性)还无处可觅。直抵云霄的摩天大楼,毫无顾忌地抹去老城区,高速公路随处可见。20世纪60年代美国发展所有最糟糕的东西这里都有,而且以更极端的方式呈现。城市看起来就像是巨大的科幻电影场景。值得赞扬的是,习主席最近召集了一系列党代会,重新制定了中国城市化规则,推进了一系列我们熟悉的原则:城市增长边界,密集的街道网络,组合利用,交通优先,健康社区,能源效率,好的城市设计。Jacobs女士来了。当城市建设成为中国的优先事项时,这是非常吸引人的。 中国现在有一个相当复杂的规划与市政体系,其2008年推出的城乡规划法借鉴了英国的老说法。它也要跟自顶向下和自底向上的问题作斗争,大城市与周边的边界之争,详细规划与城市设计的地位,管理狂暴的开发商和安抚愤怒的邻里等。

  上海一直是中国城市化的例外和领导者,因为它的发展实际上是建立在自1980年代以来制订的一系列计划基础之上的。读过欧美大城市同样东西的人应该很熟悉这些计划的主题:公交导向发展,绿色走廊,遗产保护,经济发展,可持续性。然而,上海规划的语言依然具有独特的表现力。新的2040规划叫做《关于编制上海新一轮城市总体规划的指导意见》。其目标是“建设充满魅力、令人向往的国际文化大都市”。上海城市规划呼吁要建成 “一个龙头,四个中心。”这意味着上海将成为整个长江流域的龙头,成为国际经济中心,金融中心,贸易和物流中心,以及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国际中心。这一切到2020年都将实现。我喜欢这种语言。完全没有大多数其他城市类似文档的单调乏味。

  上海的规划另一个不同之处是它的成就。这座城市的人口密度是纽约和伦敦的两倍,多伦多的4倍,但它已经取得了如此充满活力的大都市最难取得的成就之一:停止扩张并将数百万新移民容纳在目前的城市边界内。这就是为什么精心构思、范围广泛的公交网络如此重要的原因。它提供了一个强大,灵活的结构来承载涌入的人口群。其汽车拥有率仍然很低,约为美国的六分之一,所以其面临的挑战是,面对快速提高的收入和预期,中国是否可以越过整整一代以汽车为基础的城市发展并建立起世界上最大的后汽车时代城市。那将是给世界的礼物。上海也需要这样做。因为城市所处的沼泽、沿海位置而加剧的空气污染,是实实在在的。

  这个城市的规划成功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大事做得好。最聪明的举措是认识到即将到来的增长规模,并通过开发浦东新区来建立一个巨大的城市安全阀。30年前,浦东基本上还是一个农业区,工业密度很低,但如今已成为规划建设的商业和金融城市中心的典范,是一系列令人惊叹的摩天办公大楼的所在地。浦东的成立背后有两个重要的驱动因素。首先,要明确了上海作为国家头号商业中心的定位,在一个中心位置,规模可容纳真正的大型高层建筑。其次,为了减轻重建城市传统城区的压力。

  摩天大楼基本上都是由外国建筑师设计,人们经常质疑中国人是否具备创造力和想象力,来服务更为消费导向的高附加值经济。上海中心大厦应该可以让这个愚蠢的问题休矣。这栋最近落成的摩天大楼由中国建筑师夏军设计,由一个简单的椭圆形轴构成,隐藏在一件优雅的紧身连衣裙中,让人想起三十年代的舞会礼服。跟辉煌岁月中建造的纽约和芝加哥的摩天大楼一样具有非凡的魅力。

  这座城市在20世纪中叶休养生息带来了巨大优势,这是因为这样很大程度上避免了1960年代最具破坏性的现代主义城市规划时代。当然不是完全避免了,因为有一段时间曾在市中心进行了大规模的快速路建设以及贫民区拆迁,以为密集的摩天大楼建设腾地。公平地说,很难想象,如果不进行一些拆迁,上海如何能够适应如此庞大的人口增长。不得不承认,从南浦大桥盘旋而下的双螺旋坡道,这个时代最具有破坏性的项目之一,让人有一种罪恶快感。这是动感都市之乐的极致。

  城市绝大部分的传统建筑都保留下来了。外滩的建筑,法租界,包括旧城墙在内几个历史街区,众多个体的历史建筑,仍在严令保护中。因此,上海市中心的许多地方几乎给人以欧洲的感觉。尤其是法国人,不仅留下了很好的公园,而且还有一个强大的街道网,被证明能够很好地适应城市的发展,沿路布满了成熟的梧桐树以及高墙围起来的兵营。灰泥铜绿的墙壁,通往内部通道的沉重大门,所有元素都体现出奥斯曼风格街区显与藏神奇组合的特点。在大门的背后是稠密的,迷宫式的街区,里弄依然保留着又称“东方巴黎”的旧上海电影与传奇的神秘与记忆。

  如果没有浦东,没有星罗密布的公交站,重新开发里弄的压力本该是不可阻挡的。餐馆和商店占据了街头巷尾的每一个角落。把19世纪工人的房子围得严严实实的巷子,挤满了各种店铺。大部分都很小,只有5或10平方米,每个都有一个小老板决心靠此谋生。这种狂热的创业动力正是上海的基调。2400万坚毅的生意人是无法拒绝的,而且每天还有成千上万的新人加入。甚至人行道到处都可见生意,那些装满不知是什么东西的沉重纸箱的货车,靠边把货卸载到自行车和无所不在的电动车上。

  他们城市规划团队的一个成员领我去参观了一趟浦东。浦东的法国起源很大程度上解释了该地区规划的成功与失败。1990年代,市政府推出了一系列的设计竞赛,以确定新城区的最佳布局,这牵扯到了许多世界上的伟大的建筑实践。为了给新区带来一些整体连贯性,他们向巴黎地区政府寻求建议。环岛+林荫大道的模式无疑会建立更大的城市秩序,但这里的规模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了荒谬的地步,以至于街道这个层面的环境是不友好且没有魅力的。浦东比我知道的任何其他新区都要更清楚地表明,为什么大规模的城市建设必须由规划师而不是建筑师主导。当给定问题太大时建筑师总是会弄错。他们把城区看作是一个更大的建筑,是角度和交叉路口的抽象代码,而不是一个必须可以发展成最佳形式的有机场所。

  然而,浦东的问题是可以解决的,只不过是因为所涉及的稠密度正在产生大量人类活动,足以接管甚至是设计得很糟糕的空间。目前这里正在实施一项去工程化的的计划,目的是减少留给汽车的空间。在中心的陆家嘴,上海已经完全放弃了街道,创造了一个巨大的,循环的,高于地面的步道,可通过自动扶梯进入,并连接到周围的所有建筑物。它打破了当代城市规划的所有规则,是个巨大的成功,充满了活力,带来了无尽的自拍机会。

  我的导游告诉我,住在上海的青年面对着种种困难,那些困难听起来跟住在每一座成功城市的人的遭遇大抵一样。尽管过去十年来写字楼的租金基本保持不变,但那里的住房成本已经增加了3、4倍。住宅房地产价格已经出现了爆炸式增长,迫使人们在生活在自己渴望但狭小的城市中心与住在适合家庭生活的郊区但要忍受长时间的通勤之间做出选择。值得注意的是,自从私营企业取代政府成为主要的住房供应商后,房子正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宽敞。

  我坐了一趟长长的地铁来到郊区,渠道终点站,是想去看看可爱的湖畔城市杭州,2016年20国集团峰会的举办地。去杭州得从虹桥火车站出发,这里也是通往北京的高铁的终点站,这是一个融铁路、汽车及航站楼于一身的多层建筑,其规模和抱负是欧洲或北美任何一处都难以匹敌的。我被这庞大的无窗建筑给吓到了,我的加拿大人的大块头在川流不息的人流中显得特别渺小。在最下面那层我迷路了,那感觉就好象自己掉到了水下,快要溺死,不顾一切想要跟户外接触,随便什么样的户外,我一级级电梯地拼命向上游,希望在下一层能瞥见一眼阳光。再向上冲向看见的第一道门,投入到没有限制的户外广场。

  我穿过了窥镜,进入到未来。广场构成了一座围绕着高铁航站楼搭建的巨型新城市的终点。从内部你是看不见它的,但现在已经伸展到我的视野范围。这是一座完美城市,绿树成行的林荫大道,自行车道,精心设计的办公综合体,大型购物中心。所有这一切都完全是空的,给人以《楚门的世界》,或Jacques Tati(雅克·塔蒂)未来主义风格的城市景观的超现实感觉。

  对于这个已经完全建成但几乎没有使用的新中心,我无法理解其发展经济学。但撇开明显过度的范思哲和普拉达专卖店不管,我在虹桥周围看到的大多数东西都是可靠的,对发展有积极作用的的基础设施投资,尽管这些背负了巨额债务,但却是被西方所忽视的。铁路枢纽,机场,办公大楼和公交车站,这些都是城市机器当中有用的,有生产力的元素,虽然现在那些建筑里面还空荡荡,但考虑到城市目前的增长速度,在十年或更短的时间内它们无疑将会被填满。我们在中国所看到的,与美国以铁路的繁荣与萧条为特征的安置进程有许多相似之处。至于虹桥?我敢肯定,很快它就会成为一个可爱的地方,一旦完工,将为很多人所享用。

  我相信,上海注定要成为全球城市霸主。这里有三个互相关联的理由:强大城市建设战略,巨大的规模,以及市民的创业精神。我已经谈到了上海城市规划的有效性。同样重要的是它的新颖性。其他的伟大城市仍然严重依赖于自身巅峰时期建设的基础设施,欧洲城市伟大的维多利亚时代的城市建设遗产,北美艾森豪威尔时代的州际公路建设。但这些或Baron Haussmann或Robert Moses风格的化身正在一代代地老去,而城市往往不能或不愿意将其现代化。除了硬件基础设施以外,太多的欧洲和北美城市的城市管理技能几乎已经冻结到功能失调的程度。上海的市政机器比其他竞争对手更高效,并且无论是道路清洁的无可挑剔,还是聪明的为基础设施项目和福利住房提供资金的公共土地出租,显然都体现出了良好的治理。上海既有为流入城市的人口提供优质生活所需的经济实力,也有相应的基础设施,。这一切基本上都是自上而下的,有控制有计划地进行的。典型的Jane Jacobs关于大鱼吃小鱼的故事。但在这个世界正在快速城镇化的背景下,很难看出还有其他办法可以避免其它城市所犯过的错误。然而城市建设似乎的确存在着不可改变的演变逻辑。我见到了令人印象深刻的上海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总规划师夏丽萍,她负责该城市所有的长期规划。她表示,她认为规划流程现在已经朝着需要更多的公众参与和更加本地化的方向发展。当然,她是对的,但是如同我在一个没有公开会议时没有计划思考的城市一样生活,我想知道是否要警告她。毫无疑问,建设未来的地铁线路需要更长的时间。谁表示她认为规划过程现在已经转向更大的公众参与和更多的地方关注。当然,她是对的,但作为一个在任何规划想法都要经过公开会议的城市生活的人,我犹豫要不要警告她一下。毫无疑问,这样的话建设未来的地铁线路会需要更长的时间。

  最终决定城市成功的是移民。在中国的情况下,这种移民来自内部,从农村来到城市。政府通过户口这个居住许可制度来进行管理,但就像所有试图遏制农村贫困人口流向城市就业机会的努力一样,这种制度只是部分有效。该市约一半人口仍缺乏这种长期居留许可。事实上,这些类似我在纽约布朗克斯和伦敦巴克林遇到的准非法移民阶层,是上海的地铁和高层建筑背后的建设主力。当然,所有的伟大城市及其未来,都是建立在他们的活力、奋斗以及改善自己和家人生活的决心的基础之上的。只是上海的那种能量比其他任何地方都多。

  随着它的发展,上海不仅会吸引中国最好的人才,还会吸引到全世界最好的人才。毫无疑问,它会诞生产生自己的创意阶层。上海人精通技术。这个城市拥有全世界最高的无现金支付使用,它下面的杭州就是阿里巴巴,可能是亚马逊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竞争对手的总部所在地。以上海为中心,中国正将自己定位为高科技电池和机器人的主要生产商,这无疑是本世纪剩余时间关键的制造活动。这个城市能否吸引那些对城市更上一层楼至关重要的知识分子和商人阶层不远万里来到这里呢?可能还不行。上海的一流大学复旦大学的全球排名是第155位。这座城市的文化产品似乎很少,而且是衍生的。在街上,上海人是奋斗者,而不是懒人。但这个也是会改变的。这座古老的城市还很年轻。它正在稳步成为中国首屈一指的文化中心。博物馆和画廊如雨后春笋般遍布各处,尤其是外滩西岸新的时尚街区,其中一些是由这里创造出来的巨富资助的,遵循英美的Tates、Guggenheims和Fricks的模式。上海认识到创意阶层的经济重要性,在“文化优先,产业导向”的旗帜引领下,以税收减让等激励举措来为其提供支持。上海确实具有独特的国际魅力,为城市特征,没有比这更永恒的了。

  原文链接:https://www.theglobeandmail.com/opinion/article-welcome-to-shanghai-the-capital-of-the-future/

  译者:boxi。